小零君

每日被麦登登甜到哭,allss、狼队、埃毒,从来没站过热乎cp,手作手帐坑坑底居民

【埃毒】Lifeline

【埃毒】Lifeline

预警:

      (伪)Lifeline设定(说明详见文末)
        偏漫画设定,VENOM在行动过程中可能需要化人形,形象参考V3的瘦小体型毒液
        强行设定一个并非坤塔尔,而共生体不用寄生就可以生存的星球
        可能的OOC预警(漫画还没补多少_(:з」∠)_),超多私设
      「」内为EDDIE的话,“”内为毒液的话

        “嘶——”
        毒液意识刚刚回笼便觉得头痛欲裂,强烈的疼痛让共生体恨不得将头撞向什么地方来让自己好过一些。毒液挣扎着睁开眼却只能看到昏暗的一片,它不得不强忍疼痛打起精神打量四周。
        四周悄无声息,气氛安静得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毒液一个共生体。毒液借着窗户投过来的昏暗灯光看到自己正瘫在一个四分五裂的玻璃培养箱旁边,碎玻璃片反着凄冷的微光。房间两侧的沉重金属门和黑沉一片的面板告诉毒液它可能是位于某个太空舱中。
        显然,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毒液对于自己如何落入现在这番处境毫无记忆。虚弱的共生体将自己挪向封闭的大窗,很是费了一番力气将自己贴到窗上向外望去,橘红色的天空看起来像一幅拙劣肮脏的画,天幕下是无边无际的沙漠,它这时候才清楚地意识到比起在陌生地方头痛欲裂地醒来,更糟糕的事情是,这个陌生的地方显然不是在坤塔尔星上。
         毒液只得再次转向屋内,试图找到更多信息。闪烁的红点在昏暗的环境中十分显眼,毒液不知道这点红色将带来一丝生机还是一个更大的灾难,但它知道,绝不可以坐以待毙。
        红光来自一个小巧的通讯器,共生体用卷须在通讯器的光屏上轻触,想试试这玩意儿到底是否能继续工作。它尝试了许多信号频率,都只听到嘈杂的滋滋声,终于,在再一次尝试之后,轻柔的沙沙声取代了刺耳噪音。

         “HELLO?有人能听到吗?”
         “HELLO?有人吗?”毒液对着通讯器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回音。

       「别怕,我在。」终于,一个低沉的男声回答了毒液。

        毒液不知道通讯器对面的男人是谁,但从醒来开始就如同附骨之疽一般啃噬着它的恐惧和孤独却一下子偃旗息鼓。这个声音没来由地让它有种熟悉感,就好像它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个人,就好像他们共同度过了无数个或光辉或黑暗的日子,但毒液什么都不记得了。毒液想,也许我可以相信他,也许他真的可以帮助我,也许,也许我真的不需要再害怕。
        放眼望去,那么大一片沙地上只有自己和不知情况的太空舱,毒液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在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瞬间,小共生体觉得自己仿佛无坚不摧,它终将走出这一切,不惜任何代价。

      「你还好吗?」
        “头痛得很,不知道自己在哪,好像是在失事的飞船上,旁边一个人都没有,想四处看看情况,先去别处了。”毒液拾起一片锋利的碎玻璃,打算出了这个房间去勘察周围。
      「去吧,小心点,先切断通讯,节约通讯器电量。还有,你要记住,只要你需要,我一直都在。」
        毒液将通讯器收好,向一侧大门走去,没有留意原本应是从没有出过坤塔尔的自己却自然地化为了人形。这扇大门可能是因为剧烈的撞击而稍有变形,一角已经向外翘起,正好露出一个小小的通道,毒液便从这个角落滑到下一个舱。
        在凄白的应急灯光下,毒液看到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些人,都已经没有了呼吸。
        “找到了下一个舱,里面有人,但是全都已经死了。”毒液边从其中一人身上的实验服口袋里摸出一张ID卡,边接通了通讯器。
        “好像是生活区,有家具和食物。”
        “找到了压缩饼干和水!”
      「饿不饿?如果饿了的话,就吃些压缩饼干,休息一会吧。」
        “好的。”
        “压缩饼干真的很难吃,但是躺在那边的飞船船员已经不新鲜了。”
      「先忍忍,等回来就有好吃的了。看看周围还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间屋子里已经没有什么有用的了,要去下一处了。”

        “供电系统出了问题,门完全锁定了,连ID卡都识别不了。”
      「飞船上应该有备用电源或者小型发电机,可以找找看。」

        “找到了便携型发电机!”
     「有了发电机就可以进去锁定的区域了,一定要小心。」

        毒液举着ID卡在身份识别区轻轻划过,大门滴地一声打开了。隔离培养箱,超净操作台,各种手术器械,里面显然是个设备齐全先进的实验室。
        走进内间便是资料库,一个用黑色记号笔标记着显眼的编号和“VENOM”几个字母的资料夹躺在桌面上,一下子撞进了毒液的眼里。失去记忆的毒液尚且不明白它将要面对什么,它只是走上前,用尖利的指甲挑开文件夹,快速地浏览里面的内容。
        历任地球人宿主的身份信息,共生时期的能力特点,将它掳来的时间地点,大量在它身上进行实验得到的数据和记录,和即将在它身上实施的无数计划。

〔操作时间:
实验对象:VENOM   实验体编号:
操作内容:删除记忆〕

〔实验时间:
记录人:
实验条件:
单因素实验:
      声波对坤塔尔星共生体的影响及共生体的耐受程度
      给予实验对象声波刺激,依次施以3500,4000,4500,5000,5500,6000,6500Hz的声波,观察实验对象的行为表现,收集分泌物和代谢物进行后续分析。
实验结果记录:
    3500Hz声波刺激无明显行为异常。
    4000Hz声波条件下,实验体表现狂躁,持续撞击培养箱壁。
    4500Hz声波刺激下,实验体表现出明显攻击倾向,剧烈撞击培养箱壁,形态由准固体状变为固体状,表面形成尖刺。
    5000Hz声波刺激下,实验体大体表现同4500Hz条件,发出尖利叫声,声音难以辨认,含有类似Ed或eddy音节,意义不明。
    5500Hz—6000Hz条件下,实验体出现明显脱力,攻击能力下降,形态转变回流体,难以维持正常身体形态。
    6500Hz条件下,实验体逐渐回复正常行为及形态。〕

        毒液看着手中这份记录着无数悲惨经历的记录,既不觉得怨怼,也不为自己感到悲哀,它甚至已经没有力气去感受扑面而来的痛苦了,它只是觉得毫无希望,就好像仍是那个被所有人抛弃的,不被任何人期待的小坤塔尔,全然不知自己该如何度过往后那些孤独而落魄的岁月。
        过去那些辉煌战绩和生死别离毫无实感,就算它失去了那么多的记忆,伤害依旧刻在毒液的每一寸筋肉上,无论如何也是去不掉的。

         通讯器轻轻响了两声,绿灯闪烁,毒液滑下接听键,对面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传来:「找条路出来,从主舱门这边走出这架飞船。」

        毒液拖着步子走出舱门,浑浑噩噩地。它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宇航服的人向它走来。毒液没有上前也没有转身逃走,它只是看着那个男人走近它。
         男人站在它的面前,它听到通讯器里传来温柔的话语:「吾爱,我来带你回家。」

        “即使我不记得你是谁?”

      「没关系。」然后男人俯下身,向它张开了双手。
        毒液知道了,就算全世界都抛弃它、伤害它、利用它,总是还有那样一个人,愿意穿过无数光年的距离来接它回家。
         然后,疲惫的共生体靠进埃迪的臂弯,静静地睡着了。

*lifeline说明:《Lifeline(生命线)》是3 Minute Games推出的文字冒险游戏,该作的背景设定为,主人公落难于某地外星球上,玩家在游戏中以实时通讯的形式指引主人公泰勒在这个陌生的星球上进行探险,玩家的建议会对主人公的行动产生影响。

麦登登颜值从不下线!!!
和我们登登合照,背他的那个小帅哥是Shawn Mendes,此处画重点,萌徳是98年生的
谁能看出来他们两个差了有25岁?!

(来自麦登登微博,麦登登太甜,他微博真的甜到让人昏迷_(:з」∠)_)
(私心打狼队tag,如有打扰,真的抱歉啦)